“共同富裕”和“五有社会”是大骗局!

向下

“共同富裕”和“五有社会”是大骗局!

帖子  Admin 于 周二 十月 11, 2011 5:02 pm


作者:高居矛 发表时间:2011.10.10



高居矛

(2011年10月9日)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然后实现共同富裕”,这句动听的口号曾经骗取了全国人民对改革开放的拥护和支持。但30多年的实践证明,市场经济只是造就了一部分人富起来,却没有实现“共同富裕”,而且永远也实现不了!这并不是政策的失策或失误,而是市场经济的客观规律,它不以任何人的意志和良好愿望为转移。然而,中国的权贵、富人、资产阶级以及为他们代言的“精英”、“专家”、走狗、爪牙却不顾事实,不顾市场经济这一铁的规律,硬说只要经济发展了,蛋糕做大了、分好了,“共同富裕”是可以办到的、“五有社会”(“住有所居,病有所医,学有所教,劳有所得,老有所养”)是能够实现的,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社会”是可以形成的。这完全是在忽悠民众,是用无耻的谎言继续发展资本主义的大骗局!如果不揭穿这个骗局,广大民众必将永远挣扎在死不了、活不好的状态之中。

一、市场经济本身并没有“共同富裕”的机制

市场经济是以追求利润最大化为目的经济形式,资本剥削的目的就是追求利润最大化,所以,市场经济天然就是资本剥削的载体,资本剥削也只有采取市场经济的形式才能得以实现。市场经济的这种天然属性,决定了市场经济只能姓“资”,而绝不可能姓“社”!市场经济的本质必然是资本主义经济!

既然资本主义要靠市场经济的形式来发展,那么,这样的经济发展究竟能不能实现“共同富裕”?答案很简单:只要看一看市场经济有没有“共同富裕”的机制就一目了然!

市场经济作为资本追求利润最大化的载体,它的利润分配必然是、也只能是采取“按资分配”的分配方式。这对于没有资本的劳动者来说,自然而然地被排斥在这种分配方式之外。劳动者的工资收入只是作为“商品”(劳动力是能带来剩余价值的特殊商品),按“以质论价”原则的买卖价格,资本所有者以付工资的形式购买劳动力,这是特殊商品买卖的交易过程,与资本购买土地、厂房、原材料一样,性质上乃是流通的范畴,并不属分配的范畴。(工资是劳动力的价格,并不是劳动的价格。如果是劳动的价格,劳动者不仅要得到工资,还应得到他创造的剩余价值。那么,资本所有者就什么也得不到了。所以,工资是资本与劳动者之间的商品交易,是劳动力商品的流通方式,并不属于分配的范畴。)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劳动者没有资格进入“按资分配”的领域,表明国民收入的初次分配已经把劳动者排除在分配的领域之外,工资与劳动力只是一个交换过程,劳动力创造的剩余价值却被资本所有者无偿占有,而工资收入只够维持劳动者及家属的生存,永远也不可能靠工资来致富。这就是市场经济的分配方式的本质!哪里有什么“共同富裕”的机制?

正因如此,改革开放以来,在长达30多年的时间里,中国政府对劳动者收入问题的改革很不作为,即使有所改革,也不过是加点工资、提高点低保标准而已,这能“共同富裕”吗?在西方,劳动者的收入改善是靠劳动者罢工、工会谈判去争取的。但中国政府禁止劳动者罢工,又把工会变成资本家的走狗和内奸,因此,中国劳动者的收入长期得不到根本性的改善,只能成为资本的奴隶,造成内需长期不足,是毫不奇怪的,也是必然的。

可见,市场经济本身根本不存在“共同富裕”的运行机制,那怎么可能“共同富裕”呢?既然市场经济把劳动者的收入问题排除在初次分配的领域之外,劳动者其实并没有参与“分蛋糕”,那“共同富裕”又从何谈起呢?相反的是,市场经济却与生俱有一整套完备的制造两极分化、只让少数人富起来的机制!所以,市场经济只能造就少数人富起来,只会使贫富差别越来越来越大,而绝不可能“共同富裕”!市场经济造就少数人富起来的机制有:

(一)资本原始积累规律。西方国家的原始资本是靠非经济的血腥暴力手段积累起来的。中国的新生资产阶级是按照“猫论”思想、不择手段地用各种经济犯罪手段和不法经营方式进行资本原始积累的。事实证明,资本原始积累规律只会给少数人人先富起来,它是制造两极分化的机制,决不会带来什么“共同富裕”!

(二)资本积累规律。一旦有了原始资本,资本所有者就具备了剥削劳动者创造剩余价值的条件,也就启动了财富越滚越大的进程。他们所剥削来的利润,除了少部分用于个人及家属的奢侈消费外,余下的都用于新的投资,进行新一轮的剥削和产生新一轮的利润,再以少部分用于消费,大部分再投资……,如此反复轮番无穷,这就是资本积累的规律。即使这过程中有可能某些投资失败,那也是“俄死的骆驼比马大”。这表明,资本积累规律是制造贫富差别越来越大的机制,根本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三)资本积聚规律。资本积聚有二种形式,一是信用,二是股份制。这二种形式都能在很短时间内把资本集中起来,迅速投入项目,加快剥削剩余价值的过程。信用,分商业信用和银行信用。商业信用的作用是加快资本的周转,周转速度越快则利润越大。银行信用更是如此,而且银行天生就是嫌贫爱富的“哈巴狗”,越有钱它越愿意贷款,越没钱越不肯贷款,所以,穷人是得不到贷款的(虽然近些年国内外出现了给穷人贷款的银行,但贷款额是很小的)。信用是间接的资本集中手段,股份制是直接的资本集中手段。参与股份制的前提条件是必需有闲置资本或积蓄,所以,股份制的参与者主要是资本所有者,靠工资收入所结余的积蓄能参与股份制的毕竟是少数人(指原始股东,不是股市二级市场)。可见,资本积聚的所有形式都是制造两极分化越来越大的机制,也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四)“马太效应”规律。它是“按资分配”的具体表现形式,指越有钱越更有钱、越没钱越难致富的规律。同样有赚10%利润的机会,1亿元的投资者可赚1000万元;1万元的投资者只能赚1000元。“马太效应”规律是典型的“按资分配”,完全是扩大贫富差别、少数人越来越富的机制,根本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

(五)国民收入再分配规律。它有三种表现形式:一是通货膨胀,二是经济泡沫,三是税收与社会福利。(1)通货膨胀是政府用发行过多的贷币,使商品的价格高于价值的手段来重新分配国民收入。商品价格越膨胀,政府的税收也越多,所以,制造通货膨胀是政府的一种敛财手段,可以为官员******提供更多的机会,但成不了“共同富裕”的机制。(2)经济泡沫是人为制造“需求大于供给”的一种虚假繁荣现象,它是通货膨胀的极端表现。集中反映在房地产、股票、贵金属、收藏品等投机市场,通过炒作和虚拟交易形成资产泡沫。经济泡沫并不是社会财富的增加,而是重新瓜分社会财富的游戏,也是国民收入再分配的手段。对于个别人或少数人来说,一旦投机成功、撞上“大运”,确实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但大多数人不可能那么幸运。所以,经济泡沫也不会带来“共同富裕”,反而是制造少数人暴富的机制!(3)税收政策和社会福利政策是国家调节国民收入再分配的重要工具,政府用累进制的高税收政策集中一部分富人的财富,作为社会福利(失业救济、养老保险、免费医疗、中小学义务教育等)分配给穷人和急需援助的人,这不过是把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返还给劳动者而已。这种有限的“劫富济贫”,虽然可以缓和两极分化的矛盾、缩小贫富差别,但不可能靠它实现“共同富裕”(西方国家的社会福利政策其实是类似中国的低保政策,它只是保障基本的吃和住,绝不可能让穷人致富)。可见,国民收入再分配的三种形式都不是“共同富裕”的机制,反而可能成为少数人富起来的机会。

所以,只要仔细剖析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便可清楚看到,靠市场经济来发展经济,无论GDP速度有多快、不管蛋糕做多大,“共同富裕”是永远不可能实现的!市场经济只会造就少数人富裕、只会使两极分化的贫富差别越来越大,这是市场经济铁的规律!中国30多年改革开放的实践证明了这一点,西方国家搞了三、四百年市场经济的历史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如果不相信,可以查一查:世界上有哪个搞市场经济的国家实现了“共同富裕”?有哪个搞市场经济的国家是缩小了贫富差别、而不是差别越来越大?

但中国的权贵、富人、资产阶级及其代言人却不顾现实和历史事实,喋喋不休地散布市场经济可以实现“共同富裕”的谎言,尤其是某些高官利用独霸的话语权,以所谓的“重庆模式”的“分好蛋糕”来编织“共同富裕”的幻想。这不仅是无知,而且是别有用心!他们只是空喊“共同富裕”的口号,却不谈靠什么机制“共同富裕”。这就是政治骗子的心虚之处!市场经济已经把劳动者排除在分配领域之外,何来的参与“分蛋糕”?所谓“重庆模式”的“分好蛋糕”无非是在国民收入再分配中增加一点社会福利或加点工资、提高点低保标准,这就是“分好蛋糕”了?这样的“分好蛋糕”能致富吗?这就叫“共同富裕”?简直是笑话!既然这位高官承认资本主义的市场经济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难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市场经济就能实现“共同富裕”?谁不知道“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就是中国特色的资本主义?忽悠谁呀?这种名叫“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实为官僚资本主义所运行的市场经济真的能够实现“共同富裕”吗?真是活见鬼了!不消灭私有制、不消灭资本剥削、不让劳动者回归分配领域,怎么能把“蛋糕”分好?怎么能“共同富裕”?这些权贵及其走狗、应声虫之所以不遗余力地鼓吹“共同富裕”,推崇“重庆模式”,说到底,就是为了忽悠民众,给广大劳动者“画饼充饥”、要民众永远生活在黄粱美梦之中,永远接受资本的奴役!

二、什么标准的“共同富裕”和“五有社会”?

鼓吹市场经济可以实现“共同富裕”的人,总是喜欢拿改革开放前后的生活水平作比较,以过去连饭也吃不饱,现在吃肉还嫌肥,来证明改革开放正在实现或将要实现“共同富裕”。说今天的“和谐社会”已经做到或正在做到“住有所居,病有所医,学有所教,劳有所得,老有所养”(五有)了。并声称中国正在奔小康,不久就会形成中产阶级占大多数,穷人与富人都只占少数的“橄榄型社会”。心怀叵测地描绘了一幅“共同富裕”的美景!

这种论调貌似有理,其实是似是而非、一知半解,偷换概念!

如所周知,***时代虽然物质匮乏,人民生活水平普遍低下。但没有太大的贫富差别。这并不是因为经济发展不够快、蛋糕不够大(经济发展速度慢的资本主义国家照样贫富差别很大),而是社会主义的计划经济实行“按劳分配”,不允许不劳而获的资本剥削存在,在“劳动”面前人人平等,都以“劳动”为统一尺度进行分配,这是一种公平的分配方式(虽然具体操作上仍需改进),而没有造就少数人致富的机制,所以,在计划经济不可能出现少数人富裕、贫富差别越来越大的现象。

劳动者要求的“共同富裕”,并不是要搞平均主义。人人都当富人,也是不可能的事。劳动者要求的“共同富裕”是指公平的分配机制。但市场经济的“按资分配”却把劳动者排斥在分配领域之外,这是最大的分配不公!虽然改革开放后人民生活水平普遍提高,那是与过去的生活纵向比较的“绝对”概念,但从横向与别人“相对”的比较、与那些富起来的人比较来看,劳动者反而处于相对贫困状态,生活水平是相对地下降了!少数人凭什么致富?如果凭劳动致富,那是公平的致富,谁也没话说。但实际情形并非如此,少数人的致富完全是凭权力、搞***、靠犯罪、靠剥削……致富,离开了权力寻租、***、违规违法经营、剥削别人……有谁能致富?这样的致富能是公平的吗?能不让穷人仇富吗?改革开放不仅不能使劳动致富,反而越来越贫困!这表明,市场经济是不可能实现“帕累托改进”的,“帕累托改进”本身并没有公平的机制!所以,劳动者端起碗吃肉,放下碗当然要骂娘!

“共同富裕”的“共同”二字,本身就是一个相对比较的概念,是不是“共同富裕”?是相对比较出来的,并不是与过去进行“绝对”的比较。邓骗子所说的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共同富裕”,就是指谁先富、谁后富的意思,先富、后富本身就是相对的比较。按老右派厉以宁的解释就是大哥先富,小弟后富。可实际情形却只有大哥先富了,小弟不仅没有后富,反而是大哥在剥削小弟,不让小弟富起来,小弟根本没法后富。虽然“水涨船高”小弟的生活也有所提高,但与大哥相比,小弟却处于相对贫困的状态,生活水平反而相对地下降了!所以,是不是“共同富裕”?是个相对比较的概念,不是与过去的比较!当年慈禧太后出门只能坐马车,今天的穷人都能坐汽车,能说今天的穷人比慈禧太后还阔绰吗?所以,在只有少数人富裕的今天,大多数人的收入却相对下降,骂娘是必然的!

正是“共同富裕”的相对概念被偷换成绝对的概念,所以,鼓吹“共同富裕”的人一方面“规劝”民众要满足现状,有肉吃了就别骂娘了(很多人其实并没有肉吃)。另一方面又精心编织“共同富裕”会实现的梦幻剧,诱骗民众把黄梁美梦一直做下去。这是非常恶毒的一招!因为“共同富裕”的美梦是永远实现不了的,所以,诱骗民众相信“共同富裕”的谎言,归根到底是要民众满足于现状,甘心情愿接受资本的奴役!

对此,这些恶棍们别有用心地以低标准的“共同富裕”、“五有社会”来诱导民众安于现状。在他们看来,现在最少的低保标准、最穷的人的月收入也比当年***的工资还高,应该知足了;房价虽高,谁也没睡露天;看病虽难,有病的人照样上医院;学费虽贵,谁也没有放弃读书机会;企业员工退休金虽少,也够吃够用了。……这就是他们眼里的“和谐社会”和“五有社会”,也就是他们所理想的“共同富裕”!这些恶棍们只要没人饿死、没人冻死,却不顾大多数人都处于死不了、活不好的状态,看不到大多数人都挣扎在生存的底线上!更不敢与少数人富得流油、活得潇洒、风流倜傥、穷奢极侈、醉生梦死……的状况作比较!他们要民众甘愿接受这种低水平的“共同富裕”和“五有社会”标准,安抚民众要满足于现状。略施点小恩小惠,提高一点工资和低保标准,还要民众跪拜高呼“皇恩浩荡”。

这些恶棍们之所以要民众安于低标准的现状,就是为了永远维持资本主义的剥削制度。因为低标准的“共同富裕”“五有社会”现状能够让劳动者永远处于死不了、活不好的状态,这正是资本剥削最理想状态!如果劳动者都活不下去,饿死冻死,资本就失去了剥削的对象,就断绝了剩余价值的来源,所以,资产阶级是不想劳动者饿死冻死的,他们需要劳动者都能活下去。但是,资产阶级也不愿意劳动者活得太好,更不想劳动者富起来的。如果劳动者活得太好,都富起来了,就都不给资产阶级卖命了,这样,资产阶级也会失去剥削的对象,也会断绝剩余价值的来源。所以,让劳动者处于死不了、活不好的状态是资产阶级最理想的状态。这也就是资产阶级所标榜的人权、人道主义的本质!对此,中国当局一再声称“人权”就是生存权。他们只要人能象动物一样地活下去,就是最大的人权、人道主义了!所以,列宁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是靠饥饿的铁链套在工人的脖子上来维系的。资产阶级永远需要一支死不了、活不好的劳动大军!为此,他们反对计划生育政策,提倡多生早生快生。穷人多生早生快生可以提供更多的劳动力;富人多生早生快生可以有更多的财产继承人、更好地剥削劳动者。可见,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既然资本剥削必需要有一支死不了、活不好、象动物般生存的劳动大军,怎么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呢?那是永远不会实现的幻想!所谓的“五有社会”,也必然永远是相对最低标准的!中间大、两头小的“橄榄型社会”也是永远形不成的,只要经济危机一来,中产阶级的大多数都会加入穷人的队伍,市场经济永远只能造就上面小、底部大尖顶形的“宝塔型社会”!

一支庞大的死不了、活不好的劳动大军,是资本剥削赖以生存的基础,如果真的“共同富裕”了,便会失去这支劳动大军,资本去剥削谁呀?显然,只有搞社会主义才能“共同富裕”,搞计划经济才能“共同富裕”!凡搞资本主义、搞市场经济只能少数人富裕,绝对不可能“共同富裕”!既要搞市场经济、允许资本剥削,又想“共同富裕”,那是既要做资本主义的婊子,又要树社会主义的牌坊,这完全是个骗局!政治骗子硬把社会主义嫁给资本主义,硬说市场经济既不姓“资”、又不姓“社”,胡扯社会主义也可以搞市场经济,不仅可以让少数人富起来,还可以“共同富裕”……这种逻辑的混乱纯粹是骗人的鬼话!当今中国竟然由这样一批骗子在糊弄改革开放,要想改革不走邪路也难!如此,中国不乱才怪!

三、个人的命运与阶级的命运

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决定了市场经济无论怎样高速发展,无论“蛋糕”做得多大,都只能造就少数人致富,根本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少数人致富是以牺牲大多数人的利益为代价的,没有大多数人的牺牲,少数人是无法致富的。因此,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贫富差别越来越大便成了无法抗拒的铁律!由此产生的阶级矛盾、社会矛盾势必越来越激化,到了一定程度,必然暴发无产阶级的社会主义革命、资本主义的灭亡!

对此,资产阶级不得不采取某些措施,来挽救资本主义行将灭亡的命运。例如:

(一)社会福利政策。资产阶级用有限的“劫富济贫”来推行社会福利,其本质乃是引进社会主义元素来挽救资本主义的一种手段。因为市场经济的“按资分配”方式本身是没有社会福利这个机制的,资本主义生产关系本身也没有这种元素的。(社会福利是20世纪才在西方国家兴起的,尤其是世界资本主义总危机以后才普遍推行的,在这之前二、三百年的市场经济历史上都没有过。而且社会福利政策至今仍遭到资产阶级右翼势力的顽固反对)可见,社会福利是资产阶级为挽救资本主义垂死命运不得不强加到市场经济的措施,这表明,资本主义本身已经无力可以拯救它的垂死命运了,只能求助某些社会主义的元素!这正显示了社会主义的优越性和生命力!但是,许多人把西方国家的社会福利看作是资本主义的优越性,其实是天大的误会!

(二)企业社会责任(Corporate Social Responsibility,简称CSR)。这是把资本家改造成企业家的一种尝试,其含义:资本家不能光顾赚钱,满身铜臭;企业也不能只对股东负责,而是要对社会负责,要平衡其它相关者的利益,履行企业公民责任。企业在制订决策时要考虑对社会、环境方面的影响。企业要以人为本,而不是以钱、以物为本。要遵守商业道德、诚信操守、生产安全、公平竞争、提供合格产品与服务、节约资源、保障股东权益、维护劳动者的合法权益、提供公平就业机会、准时支付员工薪酬、提供员工培训和发展机会、保障顾客权益、照章纳税、参与社区活动和建设、慈善捐赠、赞助教育、文化和公益活动及保护环境生态。企业不能一边慈善赞助,一边出售假劣产品、欺压员工、克扣工人工资、强迫工人加班、污染环境等。从CSR的这些内容来看,它显然不是市场经济与生俱有的机制,也不是资本主义生产关系自身的元素,它是对资本家的某种改造,这本身就是社会主义的元素(还不是消灭私有制),虽然资本主义国家至今没有完全实行CSR,但已经在尝试。这表明只有社会主义的东西才能延缓资本主义垂死的命运!而中国搞的资本主义却还处于原始状态,仍在按市场经济的天然本性在运作,所以中国的资本主义是最坏的资本主义!

(三)提供个人发财致富的机会。市场经济不可能实现“共同富裕”,表明市场经济不会给无产阶级的整个群体富裕起来的机会,但会给个人提供发财致富机会,以诱骗无产阶级的个人对资本主义的拥护和支持,这是资产阶级维护和挽救资本主义制度很恶毒的招数。对此,市场经济不断创新个人致富的机会,如股票二级市场,房地产、贵金属、收藏品等炒作市场,名目繁多令人眼花缭乱的金融衍生品、期权、期货市场、理财产品、信托产品……,通过五花八门的投机市场或虚拟交易,为个人提供发财致富的机会,不管穷人富人都可以参与。如果穷人能撞上“大运”,便立马飞黄腾达,由穷人变富人。市场经济不让无产阶级作为一个阶级的群体改变命运,却给个人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既可分化无产阶级,模糊阶级阵线。又可树立个人发财致富的示范,瓦解无产阶级某些人的革命斗志。目的是要无产阶级放弃消灭资本主义的斗争,鼓动个人奋斗,把命运的改变寄托在“博一下”的侥幸上,一旦从穷人变富人,再去剥削原来的阶级兄弟,让人剥削人的制度永远维持下去,让人类永远在剥削与被剥削的黑暗中轮回!

中国是一个官本位的国家,是法制不健全、执法不严、恶法治国的国家,所以,少数中国人的发财致富,除了利用上述市场经济的各种投机渠道,更多的是用非市场化的权力寻租、***、******、掠夺全民资产(包括土地等各种自然资源)、违法违规经营……。由此形成人人想方设法去攀附权贵、巴结富豪、争当资产阶级的走狗爪牙打手和外国势力的汉奸买办卖国贱……的社会氛围,一旦成了“成功人士”,便反过来欺压百姓!这种只让个人发财致富、却要无产阶级整体处于死不了、活不好的状态,正是维系资本剥削秩序的必要条件,也是“共同富裕”吹鼓手们的罪恶目的所在!

所以,在市场经济的环境里,人人活得不安宁,心态浮躁;时时担心的自己的安全保障;自己无法把握自己的人生,把命运的希望寄托在神灵上。由此,,市场经济也造就了心理治疗、财产与人寿保险、宗教传播三种职业的兴旺发达。

四、警惕“共同富裕”幻觉的破灭

在鼓吹“共同富裕”的忽悠下,相当多的民众确实被蒙骗了,竟然坚信“中国的房价是跌不下来的”、“中国的银行是不可能破产的”、“***是不会不管我们的”……这种幼稚的想法,非常要不得!市场经济是很复杂的经济形式,存在许多迷人的假象。从来没有救世主,我们必须清醒地把握市场经济的运行规律。

中国的新生资产阶级为了趁改革开放之机,拼命为自己和家族敛财,编造了许多诸如“共同富裕”、“五有社会”之类的谎言,让民众沉溺于“中国的房价是跌不下来的”、“中国的银行是不可能破产的”、“***是不会不管我们的”的幻觉之中。他们千方百计掩盖中国GDP高速增长的真相,掩饰虚假繁荣下的深层矛盾。这些矛盾是市场经济固有的,是资本主义的基本矛盾决定的,也是资产阶级自己无法解决的!他们整天忙于调整利率、汇率,调整财政政策,到处开拓市场、到处掠夺资源,以为调整发展模式就可以可持续发展了……,其实都是在瞎掰!人类的根本问题并不是经济不够发展、蛋糕做得不够大,而是分配不公平!分配不公平的源头就在私有制!是少数人剥削了大多数人!因此,要从根本上解决人类的问题、解决各个国家的社会问题,只有彻底消灭私有制、消灭一切剥削制度!

但是,资产阶级从不敢正视分配的不公平,他们视私有制为“神圣不可侵犯”,以“发展经济”为幌子,掩盖剥削剩余价值的罪行。然而,市场经济无情的客观规律并不以资产阶级的意志为转移,资本主义走向灭亡的进程正在不断加速。从2008年发生并至今仍在延续的世界经济危机便可看到,这次危机比上一次1929年的世界总危机持续的时间要长、程度更深、范围更广。危机已经从生产领域扩展到金融领域(金融属于再分配范畴),从生产过剩蔓延到贷币过剩。经济衰退、增长停滞、通货膨胀、经济泡沫、资产泡沫积重难返,各国政政频频商议拯救措施却一筹莫展……。这表明,市场经济正在走向尽头,越来越接近全面崩溃,资本主义行将灭亡的命运已经越来越近。这次危机出现了冰岛、希腊等国家的政府破产,这是资本主义世界前所未有的现象,只是范围还不大,其他国家尚有联手挽救的余地。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条件下,世界经济的发展趋势必将是危机越来越频繁。可以预见:下一次发生的世界经济总危机,破产的国家肯定会更多,危机的裂度会更大、持续时间会更长、范围会更大。一旦政府破产的国家越来越,谁也救不了谁时,资本主义的末日也就到来了。

倒行逆施的改革开放,把一个好端端的社会主义中国推进了腐朽、没落、垂死的资本主义大家庭,与之同流合污,最后一起走向消亡!到那时候,房价还跌不跌?银行还破不破产?***还管不管你?究竟有没有“共同富裕”?试目以待吧!

这一天,恐怕不一定是遥远的将来!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6
注册日期 : 08-08-04

查阅用户资料 http://maozy.chinarenlunta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