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死后的利比亚和平之路依然艰难崎岖

向下

卡扎菲死后的利比亚和平之路依然艰难崎岖

帖子  Admin 于 周四 十月 27, 2011 11:01 am

卡扎菲死后的利比亚和平之路依然艰难崎岖
2011年10月26日14:52三联生活周刊[微博]徐菁菁我要评论(3) 字号:T|T [导读]卡扎菲这位政治强人和其子穆塔西姆遍布伤痕的尸体被放在苏尔特一家肉铺的冷库里任凭好奇民众围观拍照。在他最后藏身地的入口处上方的墙壁上,有人用喷漆写着“鼠辈卡扎菲的最后藏身处”。
转播到腾讯微博


10月23日,利比亚人在的黎波里庆祝全国解放

加拿大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马赫迪·达利亚斯·纳赞罗亚告诉本刊,根据一些美国参议员的说法,北约参与了抓捕卡扎菲的最后行动,轰炸了护送卡扎菲的队伍。根据他看到的一封有关人士的私人信件,北约方面称他们认为这支队伍“对平民造成威胁”,但拒绝回答是否知道这支离开苏尔特的队伍中都有谁。

根据利比亚执政当局一名叫奥姆兰·奥韦卜的指挥官的说法,他率领的军队在苏尔特郊区的这条污水管道里找到了扎菲。卡扎菲被从管道里拽出来后,在执政当局武装和卡扎菲武装的激烈交火中因伤倒地,并在救护车前往医院的途中死亡。但路透社10月21日的消息称,“国家过渡委员会”一名高级官员承认,卡扎菲是被抓获他的“国家过渡委员会”武装蓄意击毙的。这名匿名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说:“武装人员痛殴了卡扎菲,而后开枪射杀了他。这是战争。”一段手机拍摄的录像显示反对派士兵拖拉还活着的卡扎菲,死后的尸体也被拖来拖去。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办事处已经要求对卡扎菲死因进行调查。

目前,卡扎菲的长子、利比亚邮电总公司主席穆罕默德、四子汉尼巴尔和女儿阿伊莎已于8月进入阿尔及利亚。三子职业足球运动员萨阿迪于本月早些时候进入尼日尔寻求政治庇护。七子赛义夫·阿拉伯今年4月已经死于北约空袭。领导着一支精锐部队的第六个儿子哈米斯曾两次被报道死亡。而他本人均在消息发布后现身利比亚电视台证明自己依然在世。但叙利亚一家亲卡扎菲的电视台本月17日再次证实,哈米斯8月29日已在的黎波里东南部地区的一场战斗中丧生。另外,一直被认为是卡扎菲事业接班人的二儿子赛义夫·伊斯兰也难逃一劫。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一名高级军官20日说,赛义夫·伊斯兰当天率一个车队逃离苏尔特,但遭到包围。随后阿拉伯电视台报道称他已经死亡。“卡扎菲是统帅型的人物,他的儿子们没有一个能够取代他。卡扎菲家族的统治已经结束。”美国国防大学近东南亚研究中心教授戈达特·巴格特告诉本刊,“现在尚不清楚他的子女中是否有人会被活捉。他们可能会在利比亚遭到起诉,或者被遣送国际法庭。”

对于“国家过渡委员会”来说,卡扎菲死亡当天对苏尔特的攻克有更为实在的意义。利比亚“全国过渡委员会”武装已经包围了苏尔特长达数周,他们在这里遇到了亲卡扎菲势力的顽强抵抗,战事进展一度相当缓慢。苏尔特是位于利比亚北部锡德拉湾沿岸的一座港口城市,距的黎波里市约600公里,人口约1万人左右,被认为是利比亚的第二个首都。卡扎菲上台后不断加强苏尔特的地位,在这里设有多处军事基地。苏尔特之战的胜利意味着利比亚当局将很快控制利比亚全部海岸线。

毫无疑问,10月20日将成为整个局势的拐点:利比亚将进入国家重建的过程。“卡扎菲的死和对苏尔特的占领意味着‘国家过渡委员会’可以在不必过分担忧武装反叛的情况下开始实行为期大选路线图了。”著有5部利比亚政治、历史专著的美国独立学者罗纳德·布鲁斯·圣约翰告诉本刊,“战事拖得越长,当局内部的分歧就会越大。”根据联合国的内部文件,利比亚的整个过渡过程将分成两个阶段。第一个阶段用于建立公共安全系统,建立公众对国家警察的信任,组建临时国家委员会,用6~9个月的时间起草宪法。此后,“国家过渡委员会”将用6个月时间在联合国帮助下建立选举机制。

转播到腾讯微博

10月20日,在利比亚苏尔特,“过渡委”武装人员在卡扎菲被抓获的污水管道外察看

在兰德公司高级政策研究员弗雷德里克·威利看来,相比尚在战争创伤中苦苦挣扎的波斯尼亚、科索沃、伊拉克和阿富汗,利比亚的国家重建值得乐观。国家规模决定了重建的资源需求。利比亚的人口只是伊拉克和阿富汗的1/3。这意味着利比亚所需要的资源比伊拉克和阿富汗要少。另外,相比波斯尼亚、科索沃、伊拉克和阿富汗,利比亚是个富裕得多的国家。战前的年人均收入超过1.4万美元。战争和制裁对利比亚造成的伤害比其他4个国家都要小。因此,利比亚恢复战前经济水平的速度也将快得多。

从社会结构上看,在民族、语言和宗教上,利比亚社会更加同质化。利比亚的柏柏尔人少数族群大约占总人口的1/10,主要集中在西部和南部。尽管这个族群一直要求更广泛的文化和语言自治,但他们从未要求过独立。***武装的领导主要来自东部地区,虽然这符合了昔兰尼加和的黎波里塔尼亚长期以来的历史分裂,但由于西部山区的力量也参与了针对卡扎菲的战斗,这使得对的黎波里的攻克有了更广泛的基础,而不会单纯地演变成东部对西部的入侵。利比亚部落将是未来新秩序的关键参与者,但他们的政治势力在卡扎菲长期的分化政策中已经萎缩。“无论如何,在后卡扎菲时代的利比亚,像今天的阿富汗一样,部落、族群都将在权力和资源的分配上展开争夺。但它并不会像波黑、伊拉克和科索沃一样存在国家身份认同这样更难于对付的问题。”此外,利比亚的外部环境也具备一定优势。“波黑、科索沃和阿富汗都被具有长期矛盾关系的国家所包围,他们的重建过程受到各种力量的制约。伊拉克也具有类似的问题。但利比亚不同,它的邻邦没有动机也没有实力阻止它的重建。”

但没有任何观察家敢于对利比亚的重建过分乐观。就在卡扎菲死亡的前一天,“国家过渡委员会”执行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向《时代》周刊抱怨,他不久可能辞去现在的职务。“我们已经进入了没有边界的政治斗争。”贾利勒沮丧地说,全然不像一个应当为解放而欣喜的领袖。“政治斗争要有钱、有组织、有武装、有意识形态。而我什么都没有。”贾利勒暗示,“国家过渡委员会”面临着越来越多的不同军事组织和部落分支的对立。这些组织在过去8个月里的联合构成了“国家过渡委员会”的权力。对于新的民主的利比亚究竟应该是什么样子的问题上,不同派别各执己见。

“一些流亡海外的利比亚人在战争开始后回国担任‘国家过渡委员会’的重要职务。这让那些土生土长的造反领袖心有不甘,他们希望由他们自己的人取代这些外来者。一些武装派别主张革命意味着新政策、新面孔,反对‘国家过渡委员会’的和解政策,这包括允许一些前政权官员保住职务。一些伊斯兰力量觉得委员会过于世俗主义。而对于米苏拉塔和赞坦这样因卡扎菲武装的顽抗而在战争中严重受损的城市来说,他们感到在未来的政治谈判中已经失去了位置。”布鲁斯·圣约翰说。

利比亚目前的政治结构要比媒体呈现的更为复杂。美国战略研究机构“战略前沿”在发给本刊记者的报告中说,虽然以班加西为基地的“国家过渡委员会”被国际社会广泛认可为利比亚人的唯一合法代表,但在许多利比亚人眼里,情况并非如此。自从8月21日攻入的黎波里以后,占领米苏拉塔、赞坦、的黎波里和东利比亚部分地区的数个武装组织都开始质疑“国家过渡委员会”成员的权威。在的黎波里,两个月来,不同的武装组织占据着首都的不同区域,“国家过渡委员会”号召他们撤出的呼吁石沉大海。观察家们一致认为,当局的首要任务就是解除各类民兵组织的武装,取而代之以国家军队和地方警察部队。但这些民兵武装亲眼看到暴力保障了自己政治权力和安全,他们不会轻易放下武器。

转播到腾讯微博

10月23日,利比亚“国家过渡委员会”主席贾利勒在班加西宣布,持续8个月的内战已经结束

加拿大全球研究中心研究员纳赞罗亚今年4月前往利比亚,在的黎波里见证了首都被攻克的过程。他告诉记者:“现在的利比亚存在不止一个政府。在东部港口城市达纳有一个叫伊斯兰酋长国的组织。在米苏拉塔,有米苏拉塔军事委员会。班加西和的黎波里的部分地区由过渡委员会掌管。班加西和的黎波里的一些人物大有崛起为军阀的势头。我可以告诉你,对于过渡委员会来说,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控制利比亚,对于其他派系来说,首要任务就是确保自己的利益和权力。他们关注于如何搞到武器合同,同时获得华盛顿和北约的欢心。他们对进口食物和药品这些真正急需的东西并不感兴趣。”

对于贾利勒这样的“国家过渡委员会”领导人来说,北约帮助他们除掉了卡扎菲,但接下来他无法期待更多。北约秘书长拉斯穆森21日宣布将逐步结束在利比亚的军事行动,初步决定在10月31日宣布行动结束。英国杜伦大学教授罗尼·威尔逊告诉本刊:“鉴于在伊拉克和阿富汗的失败经历,美国不会在利比亚重建问题上扮演积极的角色。英国和法国出于石油供应和出口市场的考虑更需要利比亚的稳定。这些国家都希望看到一个民主的利比亚,但最终的政治形态和重建时间表还要靠‘国家过渡委员会’自己。”对于西方可能提供的帮助,美国国防大学教授巴格特说:“美国、欧盟等国家已经通过在石油产业的投资来支持利比亚。他们获得利润,也帮助了利比亚人,这是双赢买卖。”

相比深受国内问题困扰、无心恋战的西方国家,另一个国家对利比亚的重建可能更有兴趣。在众多支持***武装的政权里,卡塔尔是特别热情的合作伙伴。英国杜伦大学专家大卫·罗伯森指出,最近几年里,卡塔尔积极参与黎巴嫩、也门等地区事务的斡旋,力求成为沙特之外的阿拉伯世界政治大国。“卡塔尔有许多理由介入利比亚危机。在后卡扎菲时代,大力支持过新政权的卡塔尔将获得巨大的经济利益。在利比亚的表现也能够让卡塔尔提升自己在英国、法国和美国这些关键西方盟友心目中的地位。”

卡塔尔是阿拉伯世界里第一个承认“国家过渡委员会”的阿拉伯国家。坐落在多哈的半岛电视台对利比亚革命的报道数量和深度都要超过对其他阿拉伯国家动荡的报道。从4月起,卡塔尔定期从多哈向利比亚空运包括法制反坦克导弹在内的武器装备。卡塔尔特种部队在的黎波里的纳夫萨山区和利比亚东部地区向***武装提供了军事训练。在8月24日对卡扎菲的阿齐齐亚军营进行最后进攻时,卡塔尔特种部队出现在了战斗的前沿。

转播到腾讯微博


10月23日,几名苏尔特人在运送卡扎菲拥护者的尸体,他们在北约的空袭中丧生

不止如此,在整个利比亚危机的过程中,卡塔尔和利比亚各方都保持了深入的接触。叛逃英国的利比亚前外长穆萨·库萨在争议之中被迫离开英国后转移到了多哈。在卡塔尔流亡多年的利比亚穆斯林联盟的学者阿里·阿尔萨拉比和卡塔尔的上层人士以及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都有联系。据说在战斗进行中时,他曾经试图调停双方达成停火协议。阿里·阿尔萨拉比的兄弟伊斯迈尔在利比亚国内指挥着一支伊斯兰反叛武装。这支武装获得了来自卡塔尔方面的大量资金支持。此外,的黎波里军事委员会指挥官阿卜杜尔·贝尔哈吉是攻克的黎波里军事行动中的重要人物。他是利比亚伊斯兰战斗组织的前首领。这个组织在2004年时曾被美国国务院认定为恐怖组织。在8月末,北约官员和贝尔哈吉进行了会面,而牵线搭桥的也是卡塔尔。有人脉、有资金,在北约转身后的利比亚,卡塔尔将得到扮演主角的机会。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6
注册日期 : 08-08-04

查阅用户资料 http://maozy.chinarenlunta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