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茫的左派与虚幻的内斗 阜远

向下

迷茫的左派与虚幻的内斗 阜远

帖子  Admin 于 周二 十一月 15, 2011 12:11 pm

迷茫的左派与虚幻的内斗
近一段时间,张宏良先生发表其左派带路党的高论后,令一些保救派颇觉骑虎难下。为了改善境遇,他们推出了一系列的劝和文章。不过在笔者看来,与其说劝和,不如说劝降更贴切些。其表现为:第一对不同意见人群,他们诬陷、谩骂、栽赃的调门一点都没有降低,反而还更加高了,其中又以大众民主(卫中华)为恶劣;就一些原则性的争论,他们没有回答反救保派的理论诘难,只停留在反复自己话语的境地,反复坚称今日中国的主要矛盾不是上下矛盾,而是内外矛盾等【左派必须在主要矛盾上统一起来】;第三,对张宏良先生吹捧的调门越来越高,《张宏良---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脊梁》这样文章被炮制出来,大有天不生宏良万古尤长夜之感,但是坐实了他们口中的汉奸往往不过是反对张宏良而已。在这三点前提下,也有些真正关切左派,热烈呼吁团结的文章,不过较之于总体攻势,哪里称得上劝和呢?

在比较真诚的劝和文章内,有一篇陶冶先生的《左派内战该休矣》,竟然提到小文《还有党国可以救保吗?》感到十分意外。因为小文在旗帜网刊出,并未得到编辑和读者的重视,所以笔者也未在意。然而陶冶先生还是将此列为证据,足见陶先生还是识货的,为了答谢陶先生的识货,今天再稍微谈一下。

陶先生的文章里端出了个事实,提出救党保国这个口号的正是陶先生本人,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不要去再责怪张宏良了。

陶先生,你错了,至少笔者从来就对张宏良本人不感兴趣。也没有针对的说法。或者宇太先生对张很有意见,但其实在理论上批张批的最厉害的恰恰不是宇太,笔者认为是马前卒在“少年中国评论”的几篇文章。正因为最厉害,所以张先生及其拥趸反而装作听不见了。

持批评救保派态度的人们,笔者对他们并不了解,对其中很多代表人物的观点也有意见。同样,很多人也反对我的观点。我所十分欣赏的少年中国评论甚至都不承认我是马克思主义者。所以根本不存在一个让张先生如芒在背如鲠在喉的一个派别,又谈什么带路不带路的党呢?

至少笔者对张先生本人及其观点不怀恶意。笔者认为舆论一致,思想一律是很坏的一个状态。其实应该坦率承认社会主义理论外还有很多其他研究社会和历史的理论。社会主义也不是只有科学社会主义一家,还有民主社会主义等。科学社会主义也不仅仅就是列宁主义,西马的书也要读。笔者主张马克思主义,同时也尊重别人研究新自由主义,研究新儒家,形形色色以及其他。务必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才好。这也是人类社会发展的一般规律。试想,烧香拜佛,在现代社会看怎么样都有点不科学,但能够因为其不科学就禁止人民烧香拜佛吗?新自由主义,如果要以此为公共政策的依据,笔者当然反对,但学者在书斋里搞搞研究,又有什么不可以的?所以对很多左派动辄要求人家和自己说一样的话,看一样的书,那种专制做派,笔者很看不惯。

所以,张宏良先生大可以继续宣传他的观点,不过请不要告诉别人你说的是马克思主义。否则,虽然“我们并不热心制造左翼的分裂,”但当有人把各种稀奇古怪的观点、耸人听闻的结论统统冠以马克思主义或者马列毛主义的大名时,他们的有些文章甚至在“所涉及的全部问题上与马克思主义发生了尖锐的冲突和对立。对此,有责任感的马克思主义者不能不予以公开回应。
”【张宏良的左转理论及其对中国左翼运动的变革】

曾经有左翼青年问笔者,张宏良的哪些观点不符合马克思主义呢?笔者只能说,你问反了。他有哪些是符合马克思主义的?上引的左转理论一篇的作者,就主要抓住了张的一篇文章从头到脚系统批驳,所检视之处发现宝号里竟然完全没有马克思主义。此类文章甚多,囿于篇幅,本文不详及。

本文想说的是,写文章从理论上批驳张先生实在太难了。倒不是他的理论有多么高明,而是因为他最喜欢从一个现象天马行空到另一个现象,然后冷不丁就出来个结论,根本没有什么本质或者逻辑可以寻找。其原因大概在于:一说现象比说本质要安全许多。譬如,你到大街上痛骂贪官***,包二奶、送小兔崽子移民出国,在现代中国毫无问题,这些都是人尽皆知的现象;但你抛去逢人就说***根子就在体制,就在中央,很可能你就要被盯上了,因为你揭穿皇帝的新装说出了本质。所以张先生最妥帖,极少数说本质,最喜欢说现象。另一个原因就在于左派本身理论水平较差,客观地说就是认识没有能够回应时代的需求。

但为了证明本文的论点需要寻找两例时,倒是可以信手拈来。譬如张在《美国信用评级下降,中国股市巨幅暴跌》“物质是不灭的,上帝是不许拖欠的,人类从大自然透支多少,就要通过经济危机弥补多少”。我们且不论那种又是上帝又是物质不灭的抽风文风,且看其观点:经济危机就是人类向自然偿还透支的物质。对其进行逻辑归纳就是,张认为经济危机是人与自然关系的危机,也就是人与自然的关系导致了经济危机。难道不是吗?——其实这个观点一点都不稀奇了,这正是经典的自由主义观点。自由主义者认为自然物总是稀缺的,所以人与自然始终处于无法化解的矛盾中,因为稀缺所以分配不可能实现公平,所以人与自然的矛盾才会被误解为人与人的矛盾,但人与自然的矛盾是本质的。因此自由主义者推崇市场的资源配置作用,反对以改变人与人的关系——如所有制的方式去调配人与自然的矛盾。【参见米瑟斯:《社会主义》一书】而经典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却认为经济危机是社会化大生产与资本主义私有制不可避免的矛盾的产物。人们不难看出,张宏良离马克思主义又是何其遥远啊。“更具反讽意味的是,张宏良先生竟然是一位高校政治经济学理论课程的教师,也就是说,其实是吃马克思这碗饭的。”【张宏良的左转理论及其对中国左翼运动的变革】

除了基本观点的谬误外还有整体逻辑的搞怪,这在宏文《“左派带路党”已成为美国进行国家颠覆的新模式》中表现得淋漓尽致。他说“如果没有这个(指利比亚)胜利,在即将崛起的中国面前,美国将完全无能为力。”那么在北约支持利比亚现政府取得胜利之前,美国在中国面前完全无能为力咯。既然如此,张先生又是如何看待自己那几百万字什么美国马上要得手,中华民族到了亡国灭种的关头,男为奴女要娼,万法皆空,因果不空的高论呢?是以前危言耸听了,以前并没有问题,只是北约在利比亚得手了,问题就来了呢?还是以前本来就不是完全无能为力,所以也无所谓利比亚如何呢?总之二者必居其一吧。也就是说,张先生的文章是靠他那天心情决定正确率的。

诸如此类的问题,实在太多,不胜枚举。什么幸福彼岸说,什么精英、大众的对立,什么因果报应,凡此种种,不一而足。实在没有必要,也没有兴趣加以分析。

当然,笔者完全认为,持何种观点是张先生的自便,作为学者写写书,骂骂娘,这也是当代中国的常态,只不过我们摆脱张先生不要再盗用马克思主义的旗帜了。

对于这样一个如渔网般漏洞百出的理论体系和文章群组,居然还有那么多青年直至老年为止癫狂不已,张口入木三分,闭口醍醐灌顶,笔者深感悲凉。其原因何在,很值得我们思考。

笔者想,其中的一个问题,大概在于当今的左派大多埋首于对具体问题的反唇,发牢骚,闹情绪,逆反心理,为反对而反对,这是在各大左派文章非常容易捕捉到的现象。而没有研究理论,认真学习理论的兴趣。***曾说,我党懂马列的不多。现在情况更差。曾经有一个还有些影响力的写手公开说,我不懂什么理论,我就是个***的天然崇拜者,云云。当然,未必人人都要学习理论,但然而不懂理论有至于那么光荣吗?而这正是反映了左派群体流氓无产者心态有多么严重。须知,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

正因为不关心理论,所以不认真学习,其结果就是很多左派除了背诵过个别毛主席语录,记得几首毛主席诗词外,对毛选都不甚了了,遑论马恩列的大部头了。至于现当代马克思主义研究的新动向,对于外国***的一些观点和理论更属天方夜谭。所以很多左派对自己要求就很低,做左派不需要具有分析和解决问题的能力,只要崇拜***即可。对别人的要求也很简单,就是说实话而已。

说了实话,就可以当左派的旗手,持这种观点的人又是把我国贬损成怎样一个黑暗的国度呢?难道13亿有12亿9900万从不说实话吗?西谚有云,不要再发明轮子。读一下马前卒的《掌握细节的人才会赢》吧,他会告诉读者,做好人和说实话与一个成熟的共产主义战士之间的距离有多么遥远。

所以,坦率的讲,今天的所谓左派,在偶像化地崇拜***方面或者能寻找到共同语言。但究竟改革开放前的体制是要全面继承,还是批判扬弃,若提出这个问题,马上要发生骚动。同样崇拜***,有的人却是当作中国的民族英雄崇拜,有的人却赞同***颠覆传统文化的创举,对***的解读完全不同。这也正是据说某两省的毛主义者联谊,能为了江青如何评价而吵得不欢而散的原因。没有基本的共同利益,或者说忽视共同利益,仅仅希望通过感情、思想将人凝聚在一起,总是薄弱的。退休工人觉得长唱红歌,等着左转,了此余生就可以了。蚁族却觉得等了十年了,哪还有十年可以等?基本社会政治经济地位不同,导致对社会的期望不一致,这种不一致不是感情可以弥合的。这也是左派不可避免地发生动荡、分裂和改组的原因。

更坦率地说,张宏良先生等人除了个别词句之外,和我们还有共同之处吗?对这样人的盗用马克思主义名义的行为进行抵制和揭露,有岂能说成内斗呢?

武器并不是不存在,马克思在***宣言中批判过站在封建立场上反对资本主义的人们;列宁批判过护国主义者,列宁咒骂爱国主义的破旗;鲁迅先生则说:把沦为异族奴隶之苦告诉国人,是很必要的,但是切莫使人得出结论:那么,我们倒不如做自己人的奴隶罢。——张宏良先生和他的朋友们日夜所做的,不恰恰是用做异族人奴隶的可怖去吓唬人们,好使我们万年敢于做自己人的奴隶吗?

对于这样一个简单的骗术,整个左翼从整体上入了彀,这是认识问题?还是认识能力问题?还是什么问题?有一点是无疑的,无论人们怎么批判张宏良,他和他的拥趸们的批判一定会更加汹涌。更无疑的就是,这些人手里是无论如何复兴不了社会主义的。在左派真正产生能够回应时代需求,顺应人民意愿的正确理论之前,想靠***生日请吃免费挂面的方式复兴社会主义,未免太缘木求鱼了。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6
注册日期 : 08-08-04

查阅用户资料 http://maozy.chinarenlunta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