占领华尔街运动与中国抵御全球危机

向下

占领华尔街运动与中国抵御全球危机

帖子  Admin 于 周五 十一月 11, 2011 8:31 pm

占领华尔街运动与中国抵御全球危机


杨斌



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研究员





当前中国应支持美欧民众特别是希腊民众提出的正当要求,即在公众的直接监督下对迅速膨胀的政府债务进行公开透明的审计,对爆发危机后政府为挽救金融机构巨额有毒资产形成的债务,同发展实体经济、基础设施和维护民众利益形成的债务进行彻底剥离。通过公开透明的公众审计来区分上述两种根本不同性质的债务,是中国能够有效援助美欧主权债务危机而不被拖入无底的投机赌债黑洞的前提。中国还应要求美、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做出明确承诺,不以任何借口和形式支持西藏、新疆的分裂势力,不再重犯前几年曾在舆论和外交上支持西藏、新疆分裂恐怖活动的错误,以免今后西方国家以人权为借口冻结中国资产并拒绝偿还债务,甚至像对待利比亚一样将中国资产转交给分裂势力,这涉及到中国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不容退让的关键核心利益,应该在中国与借债国的协议条款中加以明确阐述以获得法律保障。

美欧各国救市实际上是以挽救危机为借口发动的掠夺民众财富的残酷金融战争。美欧银行的有毒资产数额远远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这说明其来源是金融投机赌博坏债而不是实体经济的生产和消费,只有高杠杆金融衍生品的虚拟投机才能远远超过国民经济规模,美国政府主权债务大约有一半是爆发危机后形成的,甚至远远超过了美国政府两百多年主权债务的增长数额,这说明美欧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不是舆论误导指责的高社会福利,广大民众在危机爆发后不仅承受了收入下降、缩衣节食的苦难,还要承担政府挽救金融财团投机赌债浪费的巨额救市资金,政府主权债务的迅速膨胀让未来几代人背上了沉重的包袱,西方金融垄断资本还将操纵媒体制造舆论作为配合金融战争的重要手段,将造成主权债务危机的责任归咎于社会福利保障,为进一步削减政府的社会福利保障支出并剥夺民众经过长期斗争赢得的权益进行舆论铺垫,某些中国媒体和学者受西方媒体误导不明真相也纷纷附和,中国某些地方还尝试效仿西方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错误改革。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正通过无节制的债务膨胀和滥发美元,发动金融战争掠夺全世界财富并将危机损失转嫁给各国民众。中国应高度警惕美国通过过度借债和滥发美元转嫁危机,谨防帮助挽救美欧债务危机无效反而被拖入无底的投机坏债黑洞。





关于美国的占领华尔街运动,现在国内外媒体的报道都有很大的片面性。中国媒体报道国际事件时很大程度上依靠西方主流媒体,但是,美国主流媒体很大程度上受金融垄断财团控制,从一开始就对报道占领华尔街运动根本不感兴趣,后来迫不得已报道也是尽量避重就轻淡化处理,根本不愿意深入报道该运动兴起的原因、改革纲领和目标。国内外媒体报道时常说该运动缺乏统一的诉求、特别分散因而容易消亡。这种说法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美国大约两年前就出现了抨击华尔街的重要文章,深刻揭示了美国99%民众与1%经济精英的尖锐对立。当时撰写这些文章的作者们既没有媒体支持,也不拥有金钱的支配能力,但是,由于他们深刻揭示了美国的社会矛盾和规律,两年来经济危机的发展又充分证实了这些社会矛盾和规律,他们曾受到主流媒体打压的声音几乎在美国一呼百应,美国有上千个城市的民众都起来响应他们的号召。广大民众积极参与的占领华尔街运动虽然没有统一的组织,但是,成千上万的抗议者却都打出了多种多样的标语、口号,反对1%的经济精英利用金钱操纵政治的权钱勾结,控诉1%的经济精英给99%的民众带来了难以忍受的各种苦难,不同分散抗议者发自内心的呼声表现了相当统一的明确诉求,反映出该运动在没有组织强迫和金钱诱惑的情况下,获得了美国广大民众在思想意识上和切身利益上的高度认同,这恰恰是该运动具有强大生命力并将会继续壮大的原因。美国不同主流媒体进行的多次民意调查也表明,占领华尔街运动获得了55%—80%的民众支持率,这种获得了广泛的民众支持的社会运动不会轻易消亡。令人遗憾的是,国内外媒体没有报道这一运动的关键纲领性文献,没有报道进步思想家在没有组织强迫情况下得到的广泛呼应,没有报道得到这一席卷美国乃至全球的社会运动的深刻思想渊源。

美国众多分散的抗议者打出的标语、口号,都提到了99%的广大民众与1%的少数精英的对立,这一深刻思想的渊源可追溯到一位美国进步社会活动家--大卫· 德格瑞,他曾于2010年初撰文深刻阐述了美国陷入金融危机的根源,文章的开头就写道“现在是99%的美国人积极动员起来,形成一个要求深刻政治改革的共同阵线的时候了”,他在文章中还指出“美国的民主党和共和党,还有三权分立的政治构架,已经被组织良好的少数经济精英收买了。严酷的现实是美国99%的民众,其权益根本无法得到政治上的代表”。[1] 大卫· 德格瑞还敏锐察觉到金融大财团的攫取财富方式,已经转变为掠夺99%的民众财富的金融战争,他的文章写道“各种社会统计指标清楚表明,美国的99%民众的状况将持续恶化,经济精英策划了一场金融政变,将金融战争打到了99%民众的家门口,可以确切无疑地说,他们发动了一场消灭美国中产阶级的特殊战争”。[2] 大卫· 德格瑞的文章在美国的点击率很高达,在各种网站上的浏览率达到五百多万人次,尽管他后来也遭到了网络上各种各样的封杀,但是经济危机的发展越来越证实了他的观点,现在几乎所有抗议民众都打出来了呼应他思想的口号,反对1%的少数精英控制了政府、国会和媒体。抗议者打出的口号多种多样、生动活泼,如“我们属于99%的人! 1%的人篡取了我们的国家,我们要夺回自己的国家!”,“两个党都是属于华尔街的,我们要一个自己的党!我们需要真真正正的民主!”,“主流媒体不报道,哥们只好亲自来看! 千万别相信公司豢养的媒体!”许多民众的标语牌还叙述了亲身遭遇的痛苦生活经历,控诉了少数精英给广大民众造成的深重苦难,驳斥了美国官方和主流媒体散布的经济复苏谎言。众多抗议者在没有统一的组织下打出的分散口号,却反映了一个有明确目标的共同诉求,反映出进步启蒙思想家获得了民众的广泛呼应。

尽管美国主流媒体起初无视、贬低占领华尔街运动,但是,面对该运动蓬勃发展甚至席卷美国千城的强劲态势,美国主流媒体也被迫放弃嘲笑抗议者是傻瓜的态度,以免因无视这一强大社会运动成为人们公认的傻瓜。2011年10月美国广播公司(ABC)进行的民意调查表明,华尔街、政府、媒体不仅无法获得大多数美国民众的信任,而且它们已经成为了深受美国广大民众厌恶的“三大恶人”。如果广大民众没有对美国政治体制感到失望,他们可以选择继续投奥巴马的选票,恰恰是因为广大民众对美国民主模式深感失望,感到无法通过选票、两党、国会来改变现实,才会不辞辛苦积极参加占领华尔街运动。美国民众可以选择在家里安逸地看电视,他们为什么不惧寒冷在祖科提公园宿营呢?因为他们认识到少数精英正威胁到其利益和生存。大卫· 德格瑞的文章曾举了几个例子,美国的养老金和民众储蓄损失了多少?损失了五万亿美元,房地产的价值损失了多少呢?损失了13万亿美元。美国已有五百万个家庭失去了住房,未来几年中将失去住房的家庭高达一千三百多万,而且危机已经从开始的次级贷款蔓延到了优质贷款,美国现在大约一半的住宅抵押贷款已经变成了负资产。大卫· 德格瑞认为这场危机不是单纯的市场自发力量的结果,而是1%的少数经济精英对99%广大民众发动的经济战争。如果美国民众认为经济危机是自发力量的结果,那末也只好被迫消极地忍受危机带来的苦难,如果美国民众已意识到这是少数精英对他们发动的经济战争,而且威胁到切身利益甚至基本生存的时候,广大民众就不会消极忍耐而是会选择奋起反抗。

大卫· 德格瑞的思想同我多年来的著述有许多相似之处,十年前我撰写的著作《威胁中国的隐蔽战争》,揭露了美国为了扭转越战后霸权衰落进行的战争形式创新,在国际和国内两条战线上发动了隐蔽经济金融战争攻势,将酿造经济金融危机作为打击国际对手的新型武器,通过瓦解前苏联、控制第三世界重新巩固了全球霸权,打着改革旗号推行新自由主义来否定战后社会改良,重新剥夺了美欧民众通过长期斗争赢得的经济权益。我曾将著作赠送给许多访华的西方进步人士,希望联合世界各国民众共同反对美国霸权威胁。2010年我融汇新研究成果撰写的《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例举了证实我十年前著作的大量新发现证据,包括美国总统尼克松著作回忆越战后实施战略转变的证据,美国国家安全局委派经济杀手的回忆录提供的证据,美国著名经济学家揭露的美国破坏俄罗斯和拉美经济的证据,美国国会调查报告披露的中央情报局扶植新自由主义模式的证据,英国媒体披露的美国华尔街策划对华金融战争的证据,等等。

我的著作还从金融战争角度深入剖析了当前美欧金融危机,指出美国滥发美元挽救金融财团的错误经济政策,正威胁到包括中国、美国在内的世界各国民众利益,随着美国政府和央行开动印钞机挽救规模庞大的银行有毒资产,泛滥的货币洪水最终就会造成逐步升级的通货膨胀压力,无情地吞没民众拥有的存款、债券、养老金等各种资产,以及中国和世界各国拥有的巨额外汇储备和美元资产。美国政府和美联储向金融财团大量输血的的救市政策,实际上是向全世界民众转嫁危机的一场经济战争。我的著作还指出世界各国应联合起来要求美国进行深入的民主改革,因为金钱操纵政治的局面正威胁到全世界人民的利益,美国包括中产阶级、实业家在内的社会各阶层的利益,在这一问题上同华尔街金融资本的利益存在着尖锐的对立,同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的利益则存在着广泛的一致。我的著作揭示了隐蔽金融战争对世界各国民众的威胁,揭示了美国兴起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广泛民众基础,主张借助民众利益形成的巨大势能反击金融战争。中国社会各界包括国有、民营企业只有站在金融战争的高度,才能识破西方主流媒体为配合金融垄断财团掠夺财富散布的舆论误导,才能正确预测、判断金融危机的走势并采取有效的应对策略。

我的著作《美国隐蔽经济金融战争》还指出,当前美欧广大民众正日益意识金融资本的贪婪和欺诈,正奋起反抗制造金融危机并损害自身利益的“元凶”,但是,华尔街金融金融资本及其在美国政府中的代理人,也正在制造舆论为转移民众愤怒寻找替罪羊,特别是寻找借口将危机的责任、代价转嫁给中国。中国面对美国无端指责不能仅仅被动地为自己辩护,而应积极向世界各国和美国公众阐明全球金融危机的真正起因,否则就会鼓励美国故意混淆真相并把中国当作替罪羊。中国应联合世界各国人民向美国政府施加压力,要求美国政府救市应严格区分两种性质完全不同的债权,一种债权是花费真金白银形成的债权,像美国人民的拥有的存款、养老金等资产,中国金融机构购买的美国两房等金融机构的3A级债券,世界各国拥有的巨额外汇储备和美国政府债券,这些才是美国政府必须优先保障的实实在在的债权。还有一种债权是金融机构投机产生的赌债,如具有高杠杆投机性质的金融衍生品,已高达天文数字的庞大规模根本无法挽救,挽救这类投机坏债必将导致恶性通货膨胀。金融衍生品债务是脱离实体经济的投机赌债,彻底废除这类债务不会影响实体经济的运行,相反废除这类债务才能避免美欧银行陷入彻底破产,节省充裕的资金用于刺激实体部门有利于推动经济复苏。

当前中国应支持美欧民众特别是希腊民众提出的正当要求,即在公众的直接监督下对迅速膨胀的政府债务进行公开透明的审计,对爆发危机后政府为挽救金融机构有毒资产形成的债务,同发展实体经济、基础设施和维护民众利益形成的债务进行彻底剥离。通过公开透明的公众审计来区分上述两种根本不同性质的债务,是中国能够有效援助美欧主权债务危机而不被拖入无底债务黑洞的前提,在这一点上中国同美欧国家广大民众的利益存在着高度一致,而同西方国家的金融垄断财团的利益存在着尖锐矛盾。中国还应要求美、英、法、德等西方国家做出明确承诺,不以任何借口和形式支持西藏、新疆的分裂势力,不再重犯前几年曾在舆论和外交上支持西藏、新疆分裂恐怖活动的错误,以免今后西方国家以人权为借口冻结中国资产并拒绝偿还债务,甚至像对待利比亚一样将中国资产转交给分裂势力,这涉及到中国维护国家主权、领土完整不容退让的关键核心利益,应该在中国与借债国的协议条款中加以明确阐述以获得法律保障。中国必须重视法国、德国等欧洲国家在奥运前夕的***表现,利用经济、外交政策筹码迫使其回到传统的对华友好道路上来,否则将像农夫与蛇的寓言故事那样很可能好心救难反遭伤害。

大卫· 德格瑞曾撰文深刻指出危机爆发后美欧各国的救市,实际上是以挽救危机为借口发动的掠夺民众财富的残酷金融战争。美欧银行的有毒资产数额远远超过了国内生产总值的规模,这说明其来源是金融投机赌博坏债而不是实体经济的生产和消费,只有高杠杆金融衍生品的虚拟投机才能远远超过国民经济规模,美国政府主权债务大约有一半是爆发危机后形成的,甚至远远超过了美国政府过去两百多年主权债务的增长数额,这说明美欧主权债务危机的根源不是舆论误导指责的高社会福利,广大民众在危机爆发后不仅承受了收入下降、缩衣节食的苦难,还要承担政府挽救金融财团投机赌债浪费的巨额救市资金,政府主权债务的迅速膨胀让未来几代人背上了沉重的包袱,美国政府和美联储还通过无节制的债务膨胀和滥发美元,发动金融战争掠夺全世界财富并将危机损失转嫁给各国民众。西方金融垄断资本还将操纵媒体制造舆论作为配合金融战争的重要手段,西方主流媒体将美欧爆发主权债务危机的责任推给广大民众,声称造成主权债务危机的原因是民众享受的高福利和社会保障,为进一步削减政府社会保障支出并剥夺民众经过长期斗争赢得的权益进行舆论铺垫,某些中国媒体和学者受西方媒体误导不明真相也纷纷附和,中国某些地方还尝试效仿西方推迟领取养老金年龄的错误改革。实际上,这是华尔街及其在政府和传媒的代理人推诿责任的惯用伎俩,如谈论次贷危机原因时有意不提大规模设置次贷债务陷阱骗局的华尔街,特别是不提华尔街通过金融创新制造的巨额次贷金融衍生品的危害,却将责任说成是美国受次贷骗局之害的无辜民众无节制借贷购房造成的,甚至说成是大量借钱给美国的中国民众储蓄率过高造成的,这样就将危机责任推给了深受危机之害的美国、中国民众,有意回避了隐藏在有限的次贷不良债务背后近乎无限的金融衍生品黑洞,进而以挽救危机为借口反复推出无效的量化宽松和政府救市措施,通过主权债务不断膨胀和美元不断贬值掠夺财富并转嫁危机损失。中国应高度警惕美国通过过度借债和滥发美元转嫁危机,谨防帮助挽救美欧债务危机无效反而被拖入无底的投机坏债黑洞。

正因如此,中国应联合世界各国人民共同向美欧国家发出呼吁,停止当前滥发主权债务和美元挽救银行金融机构有毒资产的错误救市政策,主动拆除高达六百多万亿美元规模的金融衍生品定时炸弹,争取不待其爆炸并造成破坏就先行将其全部冻结、注销,否则将不断引发一轮轮金融海啸和全球经济衰退,并且最终导致经济崩溃与恶性通货膨胀并存的“崩溃膨胀”灾难,致使美国人民的存款、养老金和持有的基金、债券等资产,以及世界各国的外汇储备和持有的各种美元资产,在类似德国魏玛时期的恶性通货膨胀中蒙受惨重损失或化为乌有。冻结、废除金融衍生品巨额债务符合美欧国家民众的利益,符合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各国人民的共同利益,甚至也符合世界各国实体经济领域企业家和财团的利益。

中国向全世界发出这样的维护世界各国利益的倡议,将会赢得包括美欧民众在内的全世界人民的广泛支持,特别是美国参与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广大民众的支持。中国应积极主动提出维护美国民众和本国利益的主张,冻结巨额金融衍生品坏债遏制金融危机升级,力阻美联储印钞救市威胁美国民众存款和中国外汇储备,呼吁对美国民众存款和各国持有美债实行通胀贴息保值,让美国民众从切身利益出发积极拥护中国立场。中国应抓紧时机进行争取美国民众的舆论工作,以防金融危机升级导致美国国内矛盾激化之时,美国受财团控制媒体骤然发动嫁祸中国的舆论攻势,导致中美关系恶化不利于中国的和平发展战略。占领华尔街运动的兴起为反击美国金融战争提供了宝贵机遇,中国应抓住这一难得机遇积极维护世界各国民众的共同利益。

今后中国的改革和发展必须超越已陷入深刻危机的美欧模式,因为只有这样中国才能应对国际形势的急剧变化。当前美国面临的政治经济危机的严峻形势,从占领华尔街运动就可以充分反映出来。2011年欧洲主权债务危机日趋深化,正在演变成全面的政治经济危机和社会动荡,法、德等欧洲国家的主要银行虽然拥有庞大资产,却已经深深陷入了金融投机坏债和有毒资产的陷阱,对希腊、西班牙、意大利等国债务的风险敞口也非常大。欧洲已经出现了类似于雷曼公司破产时发生的资金流动性冻结的严峻形势。许多中国著名经济学家都倡导效仿欧美模式,例如吴敬琏先生前不久还发表了一本著作,称他所倡导的改革目标模式实际上就是美欧模式。但是,人们都可以看出来现在美欧模式正在走下坡路。当前中国人如果没有信心创造出优越于美欧的模式,而是继续主张并实行效仿美欧模式的做法,那么就很可能像美欧一样陷入非常深重的危机深渊。美欧模式危机极其值得中国社会各界给予高度的重视,这昭示着中国必须深刻思考和谨慎选择国企改革方向,千万不可像某些著名经济学家倡导的那样以美欧模式作为改革目标模式,中国的政治经济体制改革也同样不可以美欧模式作为改革目标模式。中国必须正视美欧模式正面临深刻危机的客观现实,并且勇于发挥首创精神创造出更为优越的新模式。

Admin
Admin

帖子数 : 156
注册日期 : 08-08-04

查阅用户资料 http://maozy.chinarenluntan.net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